• 什么是SEO?SEO叫做搜索引擎优化,目的是为了提升在搜索引擎中的收录数量以及排名,最终从搜索引擎中获取免费的目标流量。

伊朗互联网市场制裁下露生机

科技 广州seo顾问 5个月前 (05-08) 10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图说:图为伊朗一家地图科技企业员工在工作。

  本报赴伊朗特派记者 曲翔宇

  图说:图为伊朗一家地图科技企业员工在工作。

  说起伊朗互联网产业,多数人的反应大概分两种。不了解的人会说:伊朗跟西方关系这么不好,受制裁这么多年还能有互联网产业?也有不少业界人士则担心,与伊朗做生意会导致自己在非伊朗地区的业务受到制裁。然而事实上,这两种看法都有片面性。《环球时报》记者日前在德黑兰走访数家伊朗互联网企业,发现即便是“5月2日”美国制裁豁免大限之后,伊朗互联网产业——尤其是手机应用领域,仍有不小的发展机会。

  制裁倒逼本土应用商店

  据伊朗官方统计,该国2018年有8000多万人口,其中约3500万是20至35岁的年轻人,宽带上网人口接近7300万,智能手机用户超过5320万。早在2014年底,伊朗大部分地区的互联网带宽就已达到200Gbps的国际水平,形象来说是每秒钟可下载5120首歌曲。据世界银行统计,2017年伊朗GDP总量为430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26,人均GDP为5415.21美元,世界排名第90。毫无疑问,伊朗拥有得天独厚的互联网经济成长条件。

  然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长期制裁让伊朗互联网从业者构筑国际标准生态系统的努力举步维艰,尤其是手机应用商城。“Visa、万事达等国际主流支付系统在伊朗无法使用,导致伊朗消费者无法正常登录很多应用商城,软件开发商无法按正常模式与平台商利润分成。”伊朗最大手机应用商城“咖啡巴扎”的公关总监阿里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由于金融制裁,美国苹果公司的应用商城一直未对伊朗正式开放,谷歌官方应用商城Google Play 2014年前后才松绑下载功能,但仍禁止伊朗手机应用开发商在当地注册账户、上传App。尽管存在VPN这种特殊渠道,但毕竟相对当地物价水平较为昂贵,且稳定性、合规性存在隐患,这就为伊朗本土应用商店的崛起提供便利条件。“咖啡巴扎”成立于2011年,历经8年发展,用户数量已成长至4000万,商城内有16万个App,入驻的开发者达2.1万家。

  从手机硬件角度看,伊朗苹果手机用户只占智能手机用户的20%,以开源为特征的安卓系统占据约78%的市场份额。而根据“咖啡巴扎”的统计,安卓用户中80%拥有三星或华为手机,这两大品牌的高标准化意味着开发商无须担心国外软件在伊朗“水土不服”。

  一些细分市场有待拓展

  因制裁而自成体系的伊朗互联网行业已经拥有自己的“淘宝”“京东”“支付宝”“大众点评”“滴滴”,其中有伊朗“滴滴”之称的Snapp市值已达5.5亿欧元。不过,伊朗在手机游戏领域发展相对迟缓。据阿里透露,伊朗里亚尔兑美元去年出现跳水后,在伊朗所有第三方应用平台,收入第一的游戏也就是几万美元。然而,据伊朗互联网监管机构统计,伊朗2018年拥有2800万网络游戏玩家,其中有接近2000万为手游玩家,平均年龄21岁。

  阿里透露,在移动设备上,伊朗人目前最喜爱的游戏类型包括策略、体育、竞技、冒险、解谜等,曾在中美等国引发“全民偷菜”热潮的小游戏“开心农场”近期在伊朗大有要热起来的势头。然而,受限于伊朗市场规模、经济壁垒等原因,少有西方大公司进入伊朗游戏市场,伊朗本土的制作团队又受资金规模、创新能力掣肘,无法产出《魔兽》《反恐精英》《刺客信条》《波斯王子》那样制作精良的游戏,这就为中国等非西方公司进入提供契机。在阿里提供的一份大中华地区业务拓展计划中,《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一些熟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名字。

  除手游外,云服务也是伊朗互联网行业另一大细分市场空白。Snapp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大数据、云计算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基础,但制裁的存在导致亚马逊为代表的西方主流云平台不对伊朗开放,阿里巴巴、百度等在西方上市、有广泛业务的非西方互联网巨头在通盘考虑之下,也不愿为伊朗互联网企业提供云服务、共享云技术。无奈之下,伊朗各大互联网企业只得各自构筑云平台,尽管截至目前运维较为稳定,但毕竟规模小、技术不够先进、抗风险能力较差,且无法形成规模效应,单位成本较高。

  “中国近年来在云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若有一家拥有先进云技术的公司能为伊朗企业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甚至整合各家的自建云平台,相信能大大降低运营成本,受到政府及业界欢迎。”穆罕默德介绍说,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手机支付领域,伊朗缺乏像支付宝、微信支付一类各平台通用的手机支付软件,消费者有时会因为频繁切换支付平台感到不便。

  有风险,但尚属可控

  虽然存在上述一系列有利条件,但目前真正进入伊朗互联网市场的中国企业寥寥无几。有“伊朗淘宝”之称的巴利莫公司首席执行官印度人孙迪普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他与Snapp等公司几乎每个月都会接待来自中国的客人,其中不乏一些细分领域的领导企业,宾主双方每次都相谈甚欢,但一到实质性合作,就推进不下去。《环球时报》记者此访伊朗见到的其他伊朗互联网企业家也有类似感觉。

  “中国互联网企业对深受西方制裁的伊朗有所顾忌,这可以理解。”中东电商专家邹昶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伊朗做互联网主要有三大风险:一是伊朗未接入国际银行系统,回款渠道受限;二是世界最重要的两大版权保护公约《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公约》,伊朗均未加入,国内版权立法不健全;三是伊朗手机应用的发布需要严格遵循监管机构的审查规定,比如伊朗娱乐软件分级委员会有较为严格的评级机制。

  不过,邹昶华认为,这些风险都可以通过与当地获官方认可、有信誉的应用商店合作,最大程度地进行规避。首先,包括“咖啡巴扎”在内,不少伊朗互联网公司在迪拜注册有分公司或子公司,与这些海外实体之间的资金往来在技术层面不存在壁垒。上述第二、三类风险则可通过与当地应用商店的深度合作降低。比如,芬兰知名电子游戏开发商“超级细胞”2016年与“咖啡巴扎”达成协议,后者允许“超级细胞”旗下的《部落战争》等游戏进入伊朗手游市场,伊朗玩家可直接从“咖啡巴扎”下载安装有伊朗支付插件的手游,只需用里亚尔就能购买游戏内的付费道具,使得《部落战争》一度成为伊朗最受欢迎、收入最高的手游之一。

  “存在国际制裁,并不意味着没有与伊朗合法做生意的渠道。”曾在伊朗驻联合国使团工作近10年的阿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制裁大多发生在与伊朗核计划相关的领域,总体仍是有限的,至少手机应用不是制裁范围,企业无需过度敏感。“若对伊朗市场颇感兴趣,但只是担心制裁影响,完全可以派人与伊朗互联网企业的法务部门接触,他们都聘有熟悉相关政策的人士。”阿里说。▲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