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是SEO?SEO叫做搜索引擎优化,目的是为了提升在搜索引擎中的收录数量以及排名,最终从搜索引擎中获取免费的目标流量。

政策“松绑”学习类App迎变局

科技 刘斯文 5个月前 (05-17) 9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原标题:政策“松绑”学习类App迎变局

  近日,刘强东退出章泽天首投项目引发关注。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线教育品牌“作业盒子”所属公司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刘强东个人及其控股50%的东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识印象)退出。而在2015年,作业盒子曾获刘强东、章泽天、好未来和联想之星等方的A轮融资。事实上,自今年初关于严禁有害学习类App入校的通知发布后,关于其未来发展路径在业内广为讨论。有行业人士表示,一场有关入校学习类App的行业洗牌拉开了帷幕。而近期,广东、浙江等省前后发布了对其细化的管理办法,似乎给学习类App的存活路径带来了生机。

  遭遇监管

  据悉,2014年成立的作业盒子至今已完成5轮融资,最近的一轮定格在去年2月的1亿美元C轮融资。在2015年7月,其曾完成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好未来领投,刘强东、章泽天和联想之星跟投。作业盒子是章泽天的首个投资项目,从此前的股权结构看,刘强东持有知识印象4.35%股份,东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31%,章泽天为东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对于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一事,作业盒子回应称,属于正常VIE架构调整。实际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学习类App代表作业盒子相关负面信息频出:因收费问题遭人民日报质疑、商业模式疑遭遇监管红线、被传资金链断裂等。当时,作业盒子曾回复称,系竞争对手的恶意所为。CEO刘夜也表示“我们很好”。

  事实上,自今年初关于严禁有害App等相关政策落地后,行业洗牌也同时拉开帷幕。据了解,学习类App产品多从作业场景切入,模式分为to B和to C两类,新政颁布后,B2B2C遇阻,学习类App企业开始面临生死抉择。选择争夺C端还是继续进入公立校成了一个不得不主动面对的问题。

  对于新政的发布,有业内资深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进校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制度的政策红线企业不得不面对,公立校对此类产品的态度将十分谨慎且保守。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表示,政策监管方面的担忧主要有三点:一是内容,即学习类App中可能会出现一些超纲、涉黄以及违法的内容,二是针对学生的隐性收费,三是此类企业可能存在与学校之间的非招投标类或非公开交易。

  政策“生机”

  据悉,政策出台后,北京、江苏、四川等地开展大规模排查,大量严重违规的App被勒令关停下架,学习类App有害学习之风似乎随之戛然而止。但不到两个月后,又有媒体曝出学习类App以更名来换汤不换药地运营。上文资深人士表示,这是由于谁来审查、如何审查、审查什么的细节问题没有解决,监管政策落地效果就会打折扣。

  近日,广东省率先出台了针对校园学习类App的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明确了校园学习类App内容审查工作由广东省教育厅统一负责实施,不需要各地市、县(市、区)、学校和机构逐级审查。规定校园学习类App主办者应建立严格的内容审查机制,实行黑灰白名单和红黄牌动态管理制度,审查通过的便可列入白名单在校园使用。同时,浙江省也于4月出台了《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工作的意见》,将“严禁教师通过QQ、微信群留作业”改为“严控”。

  有学习类App从业者表示,广东、浙江的新规都在教育部原有政策上给出了更加细致具体的落地细则,避免了学校不敢用、索性全不用的顾虑。1月新政出台后,我们的入校路径就一下子被堵住了,《管理办法》对行业来讲是个好消息,明确了监管部门、监管办法和自查的规范标准,对合规的学习类App来说是曙光。

  朝阳区垂杨柳中心小学校长钟亚利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有害的学习类App毫无疑问要大力加强监管,不能存在对学生有害的信息和间接代替了老师的教学。但是,不能忽视另一个重要问题,如何引导学生合理使用学习类App。因为即便加强了监管,学生没有养成健康的使用在线学习平台、工具的习惯,那社会舆论还会质疑学习类App对学生的影响,并把监管问题和使用问题混为一谈,App某些具有鼓励和展示的平台功能也被抹杀。

  合规发展

  可见,学习类App在充分占领市场后,在政策监管并逐渐细化后进入到自我调整的关键期,如何优化产品内容,提升竞争力、实现自身价值是学习类App企业未来必须要面对并解决的问题。

  上文资深人士认为,学习类App本身就是和教学相关的,通过支持学校和老师的教学获得学校的支持使用,所以路径上不能也不应该变更,只有更好地合规才行。无论面向B端还是C端都该更好地修炼内功。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既要看到学习类App在提高学习效率、丰富学习内容上的积极意义,也要看到内容、护眼方面带来的潜在风险。这里的核心是如何扬长避短,以疏代堵。

  同时,在钟亚利看来,监管之外,学习类App要围绕内容来做产品,要切实了解教育教学需求,而这其中,师生互动和评价功能是该关注的点。由此也可以看出,学校方面对于合规的学习类App存在着需求缺口。

  “政府端并未完全限制学校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获取企业提供的App服务。而要使学习类App走上健康发展道路,学校、政府部门、教育行业的共同协作也将成为强大的推动助力”,上文资深人士坦言。未来政府购买学习类App服务或将成为一种形式。政府和学校与相关教育行业进行直接对接,通过定制化需求的方式,共同打造良性盈利发展模式。

  而对于学习类App行业自身发展来说,也应当积极进行业务调整,进行业务转型与升级。针对中小学生日常生活学习需求,或将更进一步寻求内容的专业化和个性化,将智能AI技术的发展融入App应用当中,针对不同用户的具体需求,为其提供更加精准的定制化服务。学习类App推动着教育市场的扩增,也能帮助学校、机构获取学生学习的数据,推动教育的互联网化和数字化,还是具有很大前景的。只是,从教育初心出发,符合政策的引导与规范将越来越重要。

 

(责编:孟哲、夏晓伦)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