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是SEO?SEO叫做搜索引擎优化,目的是为了提升在搜索引擎中的收录数量以及排名,最终从搜索引擎中获取免费的目标流量。

京东年薪50万起招电竞职业选手 但合格的人少得可怜

科技 每经网 7个月前 (04-06) 128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原标题:京东招募电竞职业选手,年薪50万起步!但真正够格的人,全国只有这个数)

每经记者 许恋恋 每经编辑 赵云 

自诞生之日起,中国电竞就饱受争议。但最近几年,从不被看好到渐渐走入大众视野,电竞行业本身含有的体育性质逐渐被大众认可。

4月1日,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而同一天,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JDG)的一则招聘信息,也让不少正在打游戏的少年眼前一亮——“百万薪酬悬赏民间高手”,主力队员50万-1000万年薪,次级联赛主力队员25万-100万年薪,青训队员8万-20万年薪。

图片来源:截自新浪微博 JDG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

想象一下,在不到20岁的年纪,打游戏就能年入50万-1000万,远超许多工作数年的上班族。家人看你这么厉害,是不是也就不再天天念叨了?

幻想虽然美好,但别急着报名——这钱并不好拿。

想月薪50万起步“打职业”?业内人士:够格的全国不到200个

互联网公司进入电竞圈已不是新闻。以国内《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为例,苏宁、京东、哔哩哔哩、趣加科技都有自己的职业战队(如下图)。此外,百丽国际的运动业务线——滔博运动也通过与原有战队合作的方式参与其中。

图片来源:截自英雄联盟LPL官网

不过目前在顶端,传统电竞豪门如IG、RNG等依然有十足的话语权。

为什么JDG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招募新队员?在行业人士眼中,这是中游战队JDG对新鲜血液的渴望。目前在LPL,顶尖选手基本被各大俱乐部瓜分殆尽,京东作为后来玩家,如果能从新人里培养出下一代电竞明星,那么回报无疑是巨大的。

但是要拿到这笔钱并不容易。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电竞从业者对每经记者表示,JDG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开出的条件里,最高年薪级别的是职业队员,也就是现役队员,能上场打比赛的;目前来看,全国能满足条件的不到200个。

首先是招募门槛,15-20岁的年龄限制,还有游戏水平的硬性指标,已经将大部分人挡在了门外。一位资深游戏玩家告诉记者,这已经是很多业余玩家达不到的水准,“接近职业水平了”。

其次是内部竞争机制,由青训队员到次级联赛主力再到顶级联赛主力,虽然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淘汰率,但这条晋升之路的残酷显而易见。“青训队员到主力队员,还有很远的距离”,一位行业人士点评道。

记者注意到,不论传统电竞俱乐部还是互联网巨头公司,对于电竞选手的工资往常总是讳莫如深。有种说法是,担心电竞选手工资过高“拉仇恨”。但上述从业者表示,这主要是由于现在电竞产业有些环节还不规范,走到NBA那样透明化也是迟早的事。

早年间电竞选手的工资水平其实非常低,加上当时大众对电竞的认可度也非常低,电竞人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公开信息显示,电子竞技的奖金在早期相对偏少。WCG时代(2000年-2013年),玩家赢得的更多是荣誉而非奖金。早年Sky李晓峰赢得WCG冠军,奖金不过25000美元;

2010年,无限风光的EHOME团队在国内外赢得了十次冠军。然而,这些活动奖品加起来对每个玩家来说只有10万元。

当时,许多专业团队仍在网吧训练,月薪2000元的大有人在。

而据广电总局《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独家制作方——伽马数据统计,去年国内电竞产业规模已经超过912亿元,电竞用户规模达到了4.28亿人。但与之产生鲜明对比的,是电竞从业者的人数仅为44.3万人。

至于薪资方面,报告称,从业者的平均薪资基本与游戏产业持平,去年的平均薪资为11124.8元。

图片来源:央视财经此前相关报道

“职业选手的工资要综合俱乐部、联盟规定、选手水平和身价来综合考量,和NBA、CBA这些商业联盟一样。”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在电竞领域中国选手现在工资已经相当高了——上有腾讯运作,中间有各大资本入局,下有庞大的粉丝基础。就商业和资本来说,国外其实没有中国这么好的电竞环境。

不过他也坦言,从收入端来看,1.1万的平均薪资统计还是相对较虚。“类似于我和姚明平均身高一米九,(从业者的薪资)被职业选手平均了。”

翻过“玩物丧志”的大山

2019年4月1日,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就有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这意味着,电竞从业者的身份被进一步认可。

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正如JDG招人信息中所写,“与家人充分沟通协商”是报名的一个前提条件。

从不被认可到被认可,是很多顶尖选手的必经之路。

资料图(图片来源:摄图网)

去年雅加达亚运会期间,英雄联盟项目中国队队长Uzi(简自豪)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当时家里的意见很大,如果发现他在网吧上网,就直接抓出来暴打一顿。直到后来有俱乐部找上门以后,他慢慢打出成绩,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简自豪的父母才认可了孩子选择的职业,并且为他感到自豪。

李晓峰也曾和记者表示,拿到世界冠军以后,父母家人终于认可了他走的路。

另一方面,电竞选手取得成绩后,战队的商业价值也会显著提升。虽然现在电竞圈真正赚钱的战队也不多,但背后的逻辑很简单,“有成绩什么都来了,商业化做的好,赞助商多,广告多,线下商业活动多,战队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位从业者向记者表示。

当然,相比这些金字塔尖的佼佼者,苦苦训练最后还是没有混出名堂的中下游选手无疑更多。为了生存,不少人后退役选择了游戏代练、陪玩等。不过也有人相信,随着直播的发展和电竞产业逐渐成熟,哪怕离开赛场,选手可选择的转型机会也将会越来越多。

比如2015年6月,30岁的李晓峰发表就长微博《迟来的告别,不别的坚持》,宣布正式退役,转型创业做起了电竞外设。

图片来源:NBD图数馆

耐克等传统品牌入局,电竞破圈加速

据企鹅智酷《2017/2018中国电竞发展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电竞用户达2.5亿,25岁以下人群占六成。而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体育产业报告》则认为,电子竞技取代足球成为最具增长潜力项目。

电竞影响力背后,是新生代消费的巨大潜力,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传统广告主。

今年2月底,腾竞体育与耐克中国在上海举办发布会,宣布LPL与耐克达成为期4年的深度战略合作。这被行业人士认为是中国电子竞技取得了一次典型性胜利,这也是目前已知的电子竞技联赛与运动品牌展开的最长期的深入合作。

图片来源:截自耐克中国官网

记者注意到,耐克并非首家进入电竞领域的传统体育品牌。

2018年3月,本土品牌361°公布全新的电竞战略,签约QG电竞俱乐部,并推出电竞相关服饰产品。此后,运动潮牌Champion以及中国品牌李宁都相继进入电竞领域。

今年1月,李宁集团执行董事、非凡中国体育CEO李麒麟代表Snake战队出席了LPL官方组织的俱乐部老板亮相仪式。据《重庆晚报》报道,非凡中国体育从去年年底就开启了对Snake的收购计划,并以数亿元的价格获得了Snake电竞俱乐部的绝对控股权。

“伴随着赛事的成功,接踵而来的就是资本的青睐。”RNG电子竞技俱乐部首席营销官李杰明告诉记者,2018年赞助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提升,“品牌赞助较去年有了明显增长”。

有观点称,虽然现在LPL的俱乐部已经过了朝不保夕的阶段,但是其实大部分LPL的俱乐部盈利方式还在探索之中,都是以分成+直播+赞助的方式。但是对于很多俱乐部而言,这部分钱并不能维持俱乐部运营。

而耐克的进入,让投资者有了更多遐想的空间,看到盈利的可能性。一方面,俱乐部可以从联盟获得赞助的部分费用,另一方面,战队衣服的售卖能让每个队伍都获得相关收益。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乔俊婧_NBJ11279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